<track id="tprpp"><strike id="tprpp"><strike id="tprpp"></strike></strike></track><pre id="tprpp"></pre><track id="tprpp"></track><noframes id="tprpp">

<pre id="tprpp"><ruby id="tprpp"></ruby></pre>
<big id="tprpp"><ruby id="tprpp"></ruby></big><pre id="tprpp"><ruby id="tprpp"><ol id="tprpp"></ol></ruby></pre>
    <track id="tprpp"></track>

    <track id="tprpp"><ruby id="tprpp"><ol id="tprpp"></ol></ruby></track>
    <track id="tprpp"></track><ruby id="tprpp"><strike id="tprpp"><b id="tprpp"></b></strike></ruby>
    <track id="tprpp"></track>
    <track id="tprpp"></track>

    通知公告
    公司資訊
    媒體報道
    行業新聞
    政策法規
    大興機場下周進行低能見度驗證飛行
    信息來源:新京報    發布時間:2019-08-24      發布者:管理員
    分享到: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間

    豆瓣網

    QQ好友

    原標題:大興機場下周進行低能見度驗證飛行

      北京終端管制中心工作人員在進行氣象服務。

      8月22日,北京終端管制中心正式運營。北京終端管制中心管制大廳配備56個管制席位,不僅能夠滿足現在的運行需要,更能滿足未來10年的管制運行需要。本版攝影/新京報記者 李木易

      被稱為民航“最強大腦”的北京終端管制中心是北京大興國際機場空管配套工程中最重要的工程之一,這里將協調指揮北京首都、北京大興、天津濱海兩地三場中低空的航班運行,也是全國首個在一個終端區內同時指揮三個千萬級機場的終端管制中心。華北空管局完成的中國民航史上最大規模的一次空域調整方案將于10月10日零點向世界公布。

      新京報訊 8月22日7時30分,CA1569航班從首都機場01跑道起飛,由北京終端管制中心管制員接手指揮其上升高度,這也標志著全國最大的管制中心正式對空指揮。

      隨著大興機場的投運,北京終端管制中心將統一協調指揮北京首都、北京大興、天津濱海兩地三場中低空的航班運行,也是全國首個在一個終端區內同時指揮三個千萬級機場的終端管制中心,遠期石家莊正定也將由此指揮,被稱為“京津冀”民航運輸“最強大腦”。

      據統計,到2021年,北京終端管制中心預計日均指揮航班2900架次左右,將是全國最繁忙的終端區。新終端區空域面積將擴大到3.45萬平方公里,較現終端管制區擴大近90%,新終端區將在10月10日正式生效,屆時,終端區內所有的飛行程序都將變更,對飛行員和管制員來說,將是一個全新的空中運行環境。

      56個管制席位可滿足未來十年需要

      北京終端管制中心管制大廳面積2000多平方米,共有九排管制員席位,共計56個管制席位,管制員在這里指揮中低空航班運行。記者注意到,與之前的管制大廳相比,這里的面積大了很多,管制設備更加先進。

      華北空管局空管中心終端管制室主任羅喬光介紹,終端管制中心由終端管制樓、管制訓練樓、訓練學員宿舍等五個單體建筑組成,在全國首屈一指。

      空管指揮工作像接力比賽,是由不同的管制員分段指揮合力完成的。一個離港的航班在塔臺管制員的指揮下完成地面滑行到起飛的過程,在離地之后飛機就由終端管制員接手繼續指揮其上升高度,到達指定航路后再移交給區域管制員。反之,進港的航班也是由區域到終端再到塔臺三個階段接力完成的。終端管制在其中起著“承上啟下”的作用。

      羅喬光介紹,該管制中心的席位為全國最多的,不僅能夠滿足現在的運行需要,更能滿足未來10年的管制運行需要。

      氣象和空管兩部門同區域會商更有效

      在管制員席位的一側,記者看到一排特殊的席位,這里的工程師不指揮飛機,而是時刻關注天氣。華北空管局氣象中心預報室主任沈晗介紹說,在實況數據采集和航空氣象信息處理方面,華北氣象中心開發了一系列新系統。在短時臨近預報方面,為了應對雷雨天氣,華北氣象中心開發了首都機場及全國重要機場的6小時天氣預報顯示界面,以及華北管制區域對流0-9小時預報系統,使得雷雨預警提前量在100分鐘左右。

      空管部門和氣象部門的工作人員集中到了一起,每天會對未來的氣象條件進行會商、研判。沈晗分析說,從專業角度來說,氣象人員和管制員對于天氣的理解有所不同,所以在同一區域、同一情境下的溝通交流就顯得非常必要,席位的成立,將進一步提升天氣服務的精準程度。為終端管制安全、高效運行提供保障。

      ■ 對話

      中國民航完成史上最大規??沼蛘{整

      前日,華北空管局大興空管中心副主任顏曉東告訴新京報記者,10月10日零點將啟用全新的中國民航航班時刻規劃,屆時全球的飛機將按照新的航路、新的空域來飛行。

      低能見度試飛下周進行

      新京報:按照計劃,大興機場將于下周進行低能見度驗證飛行。本次驗證飛行將驗證大興機場的什么內容?

      顏曉東:大興機場是全國首個開航即具備III類盲降及HUD75米(平視顯示器)運行保障能力的機場,試飛就要對相關科目進行驗證。

      所謂III類盲降是保證飛機在跑道視程50米的范圍內完成落地。III類盲降對飛機的性能、機載設施,以及對飛行員機組的資質和機場的相應配套導航、引導設施都有一定要求。

      III類盲降是什么概念?打個比方,機場周邊的高速公路因為大霧都會關閉,但是這些具備III類盲降性能的飛機和具備資質的機組仍然能夠在大型機場落地。

      同時,下周試飛還要去驗證HUD75米的起飛,HUD75米是確保飛機在跑道能見度在70米左右能夠起飛。這種情況下的起飛同樣需要空管的配套設施以及機場跑道的燈光引導系統要符合相關的標準,同時機載設施也要符合HUD75米的起飛要求。

      下周試飛還要驗證場面監視與管理系統。這套系統主要是保證航空器在低能見度的情況下,包括在能見度好的情況下,飛機沿著地面滑行的燈光指示完成整個滑行過程。

      史上最大空域調整10月10日生效

      新京報:新終端區8月22日投運,10月10日正式生效。這個時間意味著什么?

      顏曉東:在全世界民航運輸行業中,航行資料每四周進行一次更新,并且對外發布。此前,華北空管局在有關方面的大力支持下,已經完成了一次中國民航史上最大規模的空域調整和規劃。10月10日國際時間的零點,這個方案將會向全世界公布,全世界的飛機將按照新的航路、新的空域來飛行。

      10月10日以后,大興機場的飛行量將逐步增加。10月27日,全國的航班時刻將進入2019-2020年的冬春季航班時刻表。

      新的終端管制將要負責“兩地三場”

      新京報:塔臺管制員和終端管制員的管制范圍有何區別?

      顏曉東:北京新的終端管制中心正式落成對于大興機場配套的空管建設,以及中國民航空管系統工程建設都具有里程碑式的意義。

      未來,北京新的終端管制中心將要負責“兩地三場”航班的進、離場飛行。終端管制中心主要負責給飛機在上升、下降和落地階段,以及在跑道延長線排順序。具體來說,當飛機下降到6000米左右高度的時候,航路管制中心就把飛機移交給北京終端管制中心,終端管制中心的管制員會引導這些飛機去對正它們將要落地的那條跑道,不管它是去天津、首都機場還是大興機場的任何一個跑道。塔臺管制在飛機運行過程中是比較末梢的管制單位。

      ■ 揭秘

      “最強大腦”有啥新技術

      這個民航“最強大腦”強在哪兒?華北空管局總工程師謝玉蘭向記者做了介紹。

      新的終端管制中心在國內率先啟用進港和離港排序功能。這個功能的特點是可以對進港和離港的航班進行自動排序,以減少進港航班在空中盤旋等待的時間,以及離港航班在跑道等待的時間。

      同時,新的管制中心主用和備用自動化系統的飛行數據實現同步互備。謝玉蘭解釋說:“也就是說當主用系統在發生故障的時候,管制員可以直接無縫切換到備用系統,這可進一步提升管制人員的保障余度?!?

      此外,新的終端管制中心設備的先進性還體現在塔臺管制系統方面。謝玉蘭解釋說,新的終端管制中心運用了空管自動化系統,該系統與塔臺的電子進程單、高級地面引導系統之間可進行信息的交互,這可以降低管制員的工作負荷。

      新京報記者 吳婷婷

    公司地址:文山市民族村55幢4號
    聯系電話:0876-2133513 0876-2126308
    電子郵箱:21986723@qq.com

    © Copyright 2012-2019 文山州勞務輸出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滇ICP備19007773號-1

    技術支持:奧遠科技

    免费看白丝自慰Aⅴ,欧美高清大胸在线观看,男人扒开女人下面狂躁免费视频
    <track id="tprpp"><strike id="tprpp"><strike id="tprpp"></strike></strike></track><pre id="tprpp"></pre><track id="tprpp"></track><noframes id="tprpp">

    <pre id="tprpp"><ruby id="tprpp"></ruby></pre>
    <big id="tprpp"><ruby id="tprpp"></ruby></big><pre id="tprpp"><ruby id="tprpp"><ol id="tprpp"></ol></ruby></pre>
      <track id="tprpp"></track>

      <track id="tprpp"><ruby id="tprpp"><ol id="tprpp"></ol></ruby></track>
      <track id="tprpp"></track><ruby id="tprpp"><strike id="tprpp"><b id="tprpp"></b></strike></ruby>
      <track id="tprpp"></track>
      <track id="tprpp"></track>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